背景: #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新闻

历尽沧桑境愈高

[日期:2006-03-06] 来源:  作者: [字体: ]

                                                   ——广州大佛寺今昔因缘侧记                                         

                                                                       胡巧利   熊东遨(楚愚)

       最近一个时期,羊城各大报纸相继刊出了有关广州大佛寺将要恢复原貌、显露真容的消息,引起了市民的广泛关注。名列广州佛教五大丛林之一、拥有全市寺庙最宏伟佛像的大佛寺,在过去相当一段时间里,何以只能在一片狭小的天地里容身,确曾令不少信众困惑。笔者特就此专门拜会了寺院住持耀智法师,讨教个中就里。法师说,其盛其衰,皆由定数。过去逢魔历劫,皆有多重因果;如今重开天日,固然是我佛慈悲,也是盛世因缘所致。说罢,取出了一大叠资料让我阅读,使我对这座千年古刹的今昔因缘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大佛寺始建于南汉(917—971)年间,最初名新藏寺,位列南汉二十八寺中的北七寺之一。随着岁月的迁移、朝代的更迭,原先的二十八寺大多已钟停鼓息,无可稽查;惟此一脉历尽劫波而不泯,流传至今,沧桑可考。新藏寺兴盛了数百年,至宋代曾一度荒废。元朝入主后,在原寺旧址重建殿宇,易名曰福田庵,香火得以延续。明代再度大规模扩建,东起北京路,西至龙藏街,南接惠福东,北达西湖路,尽入版图,寺院名称,也改为龙藏寺,从此奠定了广州五大丛林之一的地位。只可惜明末战乱频起,复毁于兵燹。大佛寺名称的正式启用,是清康熙二年(1663)镇守广州的平南王尚可喜自捐王俸重修以后的事。这一段历史因缘以及尔后的几次重大事件,与大佛寺的盛衰荣辱有着至关重要的联系,故不辞琐屑略为述及。

一、平藩捐资重建,名寺再续慧灯
       
顺治六年(1649),清兵南略广东,平南王尚可喜与靖南王耿仲明之子耿继茂(耿仲明畏罪自杀,其子继任为王)同为统帅。两王合围穗城,遭到顽强抵抗,攻战持续十月而孤城难下,于是纵火焚城。当时南明王朝的巡按御史公署就设在龙藏寺内,在攻防中首当其冲,火焚之余,殿宇悉数化为灰烬。顺治七年(1650)十一月二日,广州沦陷。是役南明官兵阵亡6000余人,清兵入城后,又实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死难平民达十数万人。粤省全境平定之后,尚可喜以藩王身份留领广州。他对屠城之惨烈,事后良心有所发现,遂生营造佛寺、消弭罪业之念,企图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于是召集僧侣,商议建寺。其计划得到了清廷御封的安南(今越南)王莫敬耀的支持,获得大批优质楠木;又自捐王俸,并亲任董理,于康熙二年(1663)春,以为天子祈福” 的名义开始动工重建佛寺,至翌年冬竣工。殿宇布局,建筑规格,皆仿京师官庙式样。其中的大雄宝殿,更是气势非凡,殿中供奉的三尊三世诸佛圣像,皆以青铜精铸,各高6,重10吨,堪称岭南之冠。大佛寺之名,亦由此而得。
       
佛寺落成后,尚可喜聘请了当时德高望重的真修和尚为首任住持。尚本人也接受真修的教诲,决意皈依三宝,护持佛法。此后,大佛寺广招僧众,盛开法会,出现了一派兴旺景象。康熙六年(1667),尚可喜的儿子尚之隆被朝廷招为额附(附马),偕固伦公主赴粤省亲,聘请了以第五世班禅喇嘛为首的藏传佛教高僧四十多人同到广州,驻锡大佛寺,举办了四十九天的无遮胜会。斋蘸之盛,近世罕见。1尚之隆举办此会的目的,是想为乃父忏悔平粤时屠杀无辜之罪。晚年的尚可喜,时有不祥之兆的预感,他深知自己罪业太重,故亦常盛开法会,欲借此超度亡灵、告慰冤魂。偿还屠城血债。然而由于他的罪业过于深重,定数难逃,尽管已经放下屠刀,却也难以立地成佛。康熙十二年(1673),这位早年嗜杀成性、晩年念佛吃斋的王爷,终于没能躲过因果报应,带着一双失明的眼睛,回辽东养老了。尚可喜后来死于恶疾,以清廷当时对功臣的忌刻,他能有别于耿仲明,免得项上一刀,不能不说是其晚年奉佛的善报。
    大佛寺自尚可喜回乡养老之后,曾一度中落。直到康熙中叶,由行脚僧自乐禅师出面,请到海幢寺高僧正目禅师兼任住持,生机才得以逐渐恢复。从这时起,海幢、大佛两寺师资互济,法脉相承,有了密切的法缘关系。此后,大佛寺的香火便日渐兴盛起来。至雍正十一年(1733),宪宗皇帝下诏整顿僧伽,广州知府刘庶接此诏后,选定大佛寺为宣读谕旨之所,并为此专门在大殿前建了宣谕亭。大佛寺在当时禅林的地位和影响,于此可见一斑。

二、百年沧桑觅鸿爪,劫难、荣耀皆因缘
      
大佛寺自清初重建更名以来,数百年间虽也有过短暂的冷寂,但从总体上看,其香火因缘却是长盛不衰的。只是到了近、现代,它才再次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波澜,重新领略了无常世味。这一时期的大佛寺,可以说是劫难与荣耀并存,光明与黑暗同现,以其特有的身份,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刻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说到它的荣耀,我们不能不提到鸦片战争期间的禁烟总局和北伐战争前夕的高级政训班。二者的地点,都在今天的大佛寺。
      
前者为道光十九年(1839)林则徐所设立。其时林任湖广总督,受命以钦差大臣的身份赴粤主持禁烟。他到广州后,为体察民情,掌握禁烟实况,曾装扮成各种角色,进行微服私访。摸清了基本情况之后,即在大佛寺设立收缴烟土烟枪总局,正式树起了禁烟的大旗。在这里,林则徐主持制定了《禁烟章程》、《晓谕粤省士商军民等速戒鸦片告示》、《札各学教官严查生员有无吸烟造册互保》、《查禁营兵吸食鸦片条规》等一系列法规文件,颁发全省实行。在查禁过程中,林则采用了严惩与劝导相结合的策略,对制造、贩卖鸦片的罪犯,坚决缉拿惩处;对于一般的吸食者,则以劝戒为主。为了帮助烟民戒除毒瘾,他命人研制了一种戒烟糖,亲自在大佛寺门口为前来交缴烟土烟具的自愿戒毒者分发。林则徐领导的禁烟运动,历时虽然只有一年(18391月至18401月),但其激烈程度,却足以轰动整个历史。大佛寺作为当时的禁烟指挥中心,既是这段历史的第一见证人,也是这场大功德的主要参与者。
      
后者为1926年周恩来所举办。这年的320,国民党右翼势力制造了中山舰事件,借此排挤北伐军(主要是第一军)中的共产党员。事件发生后,军事委员会政治训练部委托周恩来,把被排挤出来的第一军各级党代表集中到大佛寺,开办高级政治训练班,培养党的高级政治干部。训练班522开办,7月底结业,前后两个多月,受训学员五十余名。周恩来亲任班主任,陈延年、邓中夏、彭湃、阮啸仙、恽代英、沈宝等早期共产党代表人物,都曾到寺院为学员讲课。张太雷、聂荣臻等,则专门为学员们撰写了多篇理论文章。蒋介石为表白自己与中山舰事件无关,也在开学时莅寺讲话。学员们在大佛寺经过短暂的训练之后,被派到第二、第四、第六军中任职。这些人都在北伐战争起了重要作用。大佛寺与中国革命以及周恩来的这一段善缘,在几十年后获得了果报。
      
大佛寺与国父孙中山先生也有极深的因缘。民国初年,住寺僧侣为净化世道人心,联合部分居士发起成立了广州佛教阅经社。阅经社本着阐扬佛理,期化薄俗的宗旨,广泛搜集三藏经典,供信众到寺阅览或借出研读。这一善举,获得了孙先生的嘉许,为表支持,先生亲笔写了阐扬三密四个大字送给阅经社。这一珍贵手迹,被制成匾额,至今悬挂在殿门上,成了大佛寺的一件镇寺之宝。
      
与荣耀同行,大佛寺的劫难也是触目惊心的。最近一百年间,大劫难就经历了两次。
      
第一次发生在民国初年。当时由于军阀混战,国库空虚,广州市政当局以筹集北伐军饷和市政建设为名,拟将大佛寺的庙产全部充公拍卖。寺僧闻讯,惊慌失措。住持敬胜率领僧众三十多人,联合阅经社知名人士,一起到省府请愿。省长陈炯明面对众多请愿的高僧名士,一善萌心,遂将拍卖计划作了调整,允许保留部分殿宇延续佛事活动。从大雄宝殿至今天惠福东路边9000多平方米的禅林、佛坊、山门殿、天王殿、名目楼、鼓楼、宣谕亭等建筑物,则被悉数拆除。大佛寺经此一劫,元气大伤,从此在广州只保留了小规模的丛林格局。
      
第二次发生在十年文革期间。历时之长,为祸之惨,堪称史无前例。大佛寺与其他寺庙一样,僧人被逐,庙宇被占,文物被毁,一切佛事活动都停止了。尤其惨烈的是,这场劫难还殃及大佛寺藉以命名的三尊大佛像。19668月,红卫兵造反派以破四旧,立四新为由,将寺院标志——三尊铸造于1663年的大铜佛像推倒肢解,送到南岸五金厂废品仓库准备熔化。或许是1926年在此举办过高级政训班的那一段因缘,周恩来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致电广东有关方面:凡是文物铜像,应当保留。三尊大佛才侥幸逃过熔炉焚身之劫。1972年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六榕寺被列为参观点,为着外交需要,当时的市革委才将被肢解的铜像找出来,焊接复原后移供到了六榕寺。今天供奉在大佛寺的三尊大像,是仿照原型重新铸造的,涅槃而后重生,也算是不幸之中大幸了。

三、清平盛世,再创辉煌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国家拨乱反正,步入坦途。随着各项宗教政策的落实,大佛寺也重新焕发青春,逐步走向兴旺。1990年,僧人返回寺庙,重燃佛灯,续佛慧命。市佛协副会长广明法师被推选为开放后的首任住持。法师肩负起重建寺庙的使命,呕心沥血,广结善缘,经过五年多的辛勤努力,首期工程告成。在寺院规模初具之后,由于年事已高,需要退养,于是推荐年轻的耀智法师接任住持。广明法师退居后,于199776在大佛寺安祥示寂,世寿84年,僧腊62年,戒腊59年,可谓功圆果满。
      
大佛寺在恢复、发展上真正进入快车道,是耀智法师继任住持以后的事。法师俗姓庄,名诺,1965年生,广东陆丰人。1983年出家,1987年毕业于上海佛学院,1992年毕业于北京中国佛学院,曾赴加拿大、美国、斯里兰卡、新加坡等国传经参学。接任之初,法师即发下三大宏愿:一、绍续阅经社殊胜因缘,创办现代化图馆,为广大信众提供研经学佛的机缘,以利破除迷信,树立正知正见,开发智慧;二、兴建祖师塔园,纪念本寺开荒祖师及先辈长老,同时也为广大信众提供超度、安放先人的场所,以树立贤孝美德,倡导世风;三、收回被占用的地产,建设弘法大楼,扩大道场范围,开辟弘法利生的新天地。
      
目前,法师的宏愿正在逐步实现。20009月,广东第一家面向社会开放的现代化佛教图馆在大佛寺正式落成。图书馆位于寺院东侧,占地664平方米。馆内不仅典藏丰富,还配置了一流的现代化电子设施,网上网下,均可畅游书山法海。此外,还定期开展一系列弘法利生活动,如延请高僧大德讲经开示,举办各类佛学班,开辟网上佛学论坛,设置佛学疑难解答留言薄等,真正做到了集阅览、视听、刻录、流通、传讲、检索等多项功能于一体,极大地方便了信众。自成立以来,读者络绎不绝,每逢周六、周日、初一、十五或菩萨诞辰等,馆内更是座无虚席。据不完全统计,两年多时间里,来此读书听经的人数已超过30万人次;其中办了长期借书证的固定读者就有近万人,他们中既有政府官员,也有文化名流,还有大学教授、在读学生以及白领人士、打工仔等,几乎包括了社会的各个层面。为提高服务质量、扩大社会影响,兼任馆长的耀智法师,还采取了几项独特措施:一是通过各种渠道,礼请国内外各界名流来寺讲经讲学。两年中,莅寺讲经讲学的专家学者不下十数人。二是注重参研佛法与学习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如在少儿诵读班中,就开设了《三字经》、《唐诗选读》、《大学》、《中庸》、《弟子规》等内容,使诵读班同时成了孩子们寒暑假的课外文化补习班。三是适时开展一些社会公益和慈善救济活动,如节假日为读者开办义诊,成立佛教福利慈善部,募集钱物助困扶危等。四是针对二十一世纪老人数量增加,精神食粮缺乏的现实特点,专门开办老人佛学共修班,为老人们提供一处清修的园地。来这里共俢的老者,高峰时每周达到上千人。通过诵经学佛,丰富了他们的精神世界,提高了他们的正知正见。如有哪位老人归终,其余人会自愿到他家里助念,帮助亡者解脱尘缘,往生极乐,谓之临终关怀活动。这些举措,有力地保障了服务质量,形成了大佛寺图书馆的独特风格,不惟提高了它的知名度,也奠定了它在佛教文化领域的特殊地位。
       2001
年,大佛寺正式收回了位于白云山约一万平方米的祖师塔园历史用地,祖师塔园主体工程日前已建成投入使用。其中提供信众安放先人灵骨和功德牌位的部分已正式向外开放。塔园位于白云山麓的耙齿岭东坑山地段,前对金湖水库,后邻骏景花园,环境清幽、风光秀丽,实是一方难得的风水宝地。
      
自南汉以来,这里一直是大佛寺僧侣圆寂后的安息之所。历经宋、元、明、清乃至民国各代,已有包括本寺开山祖师在内的数百名僧人安厝于此,有大佛寺佛世山庄之称。据当地父老回忆,这个被老百姓称作和尚岗的山上,曾有墓穴数百处,墓主的身份、年代,俱有碑文记载。此外还有功德亭、房舍等各类建筑。
      
新塔园占地一万平方米,四周用绿瓦墙圈护,主体建筑有牌坊、大殿、功德亭以及墓塔群等。墓塔区专作纪念本寺开山祖师及先辈长老之用,其中的祖师塔外观底墙用大理石精雕而成的诸佛菩萨和护法神像,尤为壮观。大殿首层供奉西方三圣;二层和三层是专门给广大信众提供安放先人灵位和骨灰的安息之所,并分别供奉地藏菩萨和阿弥陀佛,以藉佛力超度已逝的亡灵。园中的道路、绿化带等俱按一流标准设计施工,牌坊、佛殿等处还题刻了多副具有历史意义和现实教育意义的楹联。整个建筑可谓集园林观赏、法展示和佛事活动等多重功能于一体,实是海内外信众祭拜先人、缅怀恩泽、虔修佛法、瞻仰风光的好场所。
      
耀智法师的第二大宏愿,已经接近完成。
      
法师第三大宏愿的实现,也有了良好的开端。据可靠消息,去年,大佛寺与越秀区教育局已正式签署协议,惠福西小学定于今年8月搬迁,其房屋、土地使用权将归还大佛寺。越秀区政府也已把恢复千年古刹原貌一事列入今年的市政规划,有关部门正在着手进行具体设计,以重现大佛寺的历史风采。据悉,大佛寺前后将新建绿化广场,总占地面积约13000平方米的。广场由大佛寺、绿化坪、临街商铺等组成,其中大佛寺的占地面积将由现在的2000平方米扩增到10000平方米,寺院往昔的完整风貌将在广场中心重新凸现。根据规划,惠福东路及西湖路两侧将分别退缩现有道路边线各20,保留佛寺后院的两株300年古树,并新植大型乔木,在闹市中营造禅林净土氛围。未来大佛寺的正门,将开在惠福东路边,整个广场将形成以大佛寺为核心的城市人文景观,预计年内动工,建成后免费向游人开放。
      
另据耀智法师透露:在大佛寺的未来发展规划中,还将征用惠新中街两边、惠新东街东西两侧的民居,作为传统佛教寺院必要的建筑用地。被毁的天王殿、宣谕亭、毗卢殿等,都将一一恢复。以后的规模,将在目前的基础上扩大七倍。此外,由于大佛寺的特殊历史因缘,林则徐、周恩来等都在此有过重要活动,故佛寺内还将建历史陈列馆,以纪念那些为国家、民族作出过重大贡献的往哲先贤。
      
从耀智法师的动情描述中,我看到了他胸中的成竹。法师是一位有缘大德,他最大的缘,就是生逢盛世,并在盛世中善理因缘。可以断言,有志者得盛世之缘,其宏愿一定会如期实现。

本文由胡巧利撰写初稿,熊东遨(楚愚)先生补充
注释:
1. 
见光绪十三年《南海百咏续编》卷二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海螺传佛音
下一篇:岭南丛林名刹广州大佛寺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