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新闻

《禅画新题》之二(共二辑)

[日期:2008-11-13] 来源:海天佛文化网  作者: [字体: ]

  由著名画家高尔泰、浦小雨绘制的系列禅画,内容丰富,风格古朴优美,人物形象生动传神,为不可多得的绘画精品。大智化人选辑了其中有代表性的作品,一一题写了画名,并对说明文字进行了精心整理,以便于读者欣赏、阅读和把握主题。该选辑命名为《禅画新题》,共二十四幅,分为二辑。 

 

13. 文 喜 嫌 圣

 

高尔泰、浦小雨 绘画   大智化人 新题

  

  文喜禅师朝拜五台山,一日傍晚,途中经金刚窟般若寺,遇见一位牵牛的老翁。

  文喜问:“请问长者,可否借宿一晚”

  老翁答道:“你有执着心,不能留你住。”

  文喜解释说:“我没有执着心。”

  老翁问:“你受戒了吗?”

  文喜答:“早都受过戒了。”

  老翁说:“既然没有执着心,还用得着受戒吗?”

  文喜禅师无言以对,作礼告退。再回头时,老翁与寺都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抬头却见文殊菩萨乘金毛狮子在五色云中款款飘游。后来,文喜前往洪州观音寺向仰山禅师参学,契悟心要,并担当寺里的煮饭工作。一日,厨房的蒸汽中忽然显现出文殊菩萨的形象,文喜举起勺子便打,并说道:“文殊自文殊,文喜自文喜,岂能乱我心。”

文殊菩萨风趣地说:“苦瓠连根苦,甜瓜彻蒂甜,修行三大劫,却被这僧嫌。”

 

 

14. 便

 

高尔泰、浦小雨 绘画   大智化人 新题

  

  赵州王前往拜访赵州从念禅师,从念禅师并未出迎,坐在禅床上会见他,并且先问: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明白。”赵州王回答。

  禅师见赵州王未明其意,于是,转而解释说:“自小持斋身已老,见人无力下禅床,请别见怪。”

  赵州王非但不见怪,反而对从念禅师更加尊重,并于次日派一位将军前往赠送礼品。禅师听说后即下床相迎受礼。事后弟子们不解,就问从念禅师:“大王来时,你不下床,大王的部下来时,你却下床相迎,这是为什么?”

  禅师对弟子们说:“你们有所不知,人分上中下三等,但并非以身份而论。上等人来时,禅床上应对;中等人来时,下禅床接待;末等人来时,要去三门外迎接。”

弟子们言下有悟。

 

 

15.

 

高尔泰、浦小雨 绘画   大智化人 新题

  

  日本亲鸾上人九岁时,就有出家学道的决心。他请求慈镇禅师为他剃度,慈镇禅师问他:

  “你年纪这么小,怎么会想到要出家呢?”

  亲鸾说:“我的父母都已去世,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一定要死亡?为什么我会与父母分离?听说和尚知道这些道理,所以要跟和尚出家。”

  慈镇禅师非常赞许他的志愿,说道:“好!我明白了,我愿意收你为徒。不过,今天太晚了,待到明日一早,就为你剃度吧!”

  亲鸾听了后,又欢喜又着急,催促道:“师父,可是我不能保证我的这个决心是否可以保持到明天。而且师父已经老了,谁能保证明早起床时还活着?”

  慈镇禅师觉得孩子的话完全合乎道理,十分肯定地说:“你说得对,现在我就为你剃度!”

 

 

16.

 

高尔泰、浦小雨 绘画   大智化人 新题

  

  有一僧去拜访覆船禅师,路上遇见一位卖盐老翁。僧问:

  “我要拜访覆船禅师,请问路怎么走?”

  老翁久久无语,于是僧再问:“请问去覆船的路怎么走?”

  不料老翁反问道:“你耳朵聋吗?”

  僧不解地问:“你向我说什么了?”

  “向你说去覆船的路。”老翁说。

  “难道你老人家也会禅吗?”

  “别说会禅,连佛法也尽会。”

  于是僧说:“既然会禅,那请你说说看。”

  老翁指着篮中的盐问道:“你把这个叫作什么?”

  僧答道:“盐。”并反问道:“你叫作什么?”

老翁答道:“不可向你说是盐!”

 

 

17.

 

高尔泰、浦小雨 绘画   大智化人 新题

  

  一日,佛印禅师与几个弟子刚在室内坐定,他的老朋友东坡居士忽然到访。佛印禅师环顾室内已无空座,便顺口说道:

  “这里已无坐处,居士想要往哪里坐呢?”

  “那就以禅师的四大之身为坐。”喜欢禅辩的东坡居士半开玩笑地答道。

  禅师说:“我有一问,你若答得上来,任凭随便坐。若答不上来,要输你腰上系的那副玉带。敢吗?”

  东坡欣然承诺。

  禅师问道:“居士说要以我的四大之身为座,可是这四大之身本来是空,你往哪里坐呢?”

  东坡一时答不上来,便真将玉带解了下来,留在寺里作为纪念,至今仍保存在金山寺。

  

 

18.

 

高尔泰、浦小雨 绘画   大智化人 新题

  

  文道是个云水僧,久仰慧薰禅师的道风,千里迢迢来到禅师居住的洞窟前,礼拜道:

  “末学文道,素仰禅师高风,专程来亲近、随侍,请和尚慈悲开示!”

  因时至傍晚,慧薰禅师就说:“天色已晚,先住一宿再说吧!”

  第二天早晨,文道醒来时,慧薰禅师早已起身,并煮好了粥。用餐时,因洞中并没有多余的碗,慧薰禅师就随手在洞外拿了一个骷髅头骨,盛粥给文道。文道感到十分不安,不肯使用。于是慧薰禅师说:

  “你以净秽和爱憎的妄情处事接物,如何能够得道呢?”

 

 

19.

 

高尔泰、浦小雨 绘画   大智化人 新题

  

  道楷禅师出家时,曾在父母面前发了重誓:“不为利名,专诚学道,苟渝愿心,当弃身命。”得道后,大阐禅门宗风,远近闻名。地方官吏奏知朝廷,皇上赐紫方袍,号定照禅师,以示表彰。禅师谢恩后,向来使说明原因,不肯接受赏赐。皇上再次降旨,禅师仍然坚辞不受,由此因抗旨获罪,并将发配淄州。官吏因敬佩禅师之德行和威望,示意禅师称病便可免刑。官吏问道:

  “你是否患病?”

  “没病。”禅师答。

  “听说身上有疮疤。”

  “以前有,现在好了。”

  官吏让禅师再考虑考虑,禅师说道:

  “你的厚意我领了,但不可以妄语求安。”

  于是恬然前往淄州服刑,送行者多如潮涌。

 

 

20.

 

高尔泰、浦小雨 绘画   大智化人 新题

  

  雪峰禅师随岩头禅师去澧州,途中遇雪,不能前进,滞留数日。雪峰禅师每天都是精进坐禅,毫不懈怠。而岩头禅师只是吃饭睡觉,显得十分悠闲。

  雪峰禅师抱怨道:“师兄,你总是睡觉,怎么不管我?”

  岩头禅师:“你一直坐着干什么?”

  雪峰禅师指着自己的胸口说:“我心未安,怎敢自欺欺人?”

  岩头禅师觉得机缘成熟,就满怀慈悲地说:

  “果真如此的话,你把自己的见解告诉我。对的我为你印证,不对的我替你破除。”

  雪峰禅师就把自己所学的禅法心要讲述了一番。岩头禅师听了后,便高声说道:

  “你没有听说过吗?从门入者不是家珍。”

  雪峰禅师:“我以后该怎么办呢?”

  岩头禅师:“真正的契悟,在于直下承当。假如你宣扬大教的话,所讲言语,必须要从自己胸中流出,要能顶天立地而行。”

  雪峰禅师闻后大悟,连忙起身礼拜。

 

 

21.

 

高尔泰、浦小雨 绘画   大智化人 新题

  

  五代时的后汉刘王礼请云门禅师及其寺内僧众到王宫内过夏。刘王及其眷属供养众僧,并向他们问法参禅,莺莺燕燕,热闹非凡,唯有云门禅师一人默然端坐。

  有一位值殿的官员,经常看到这种情形,于是向云门禅师请示法要,云门禅师总是一默,并不作答。这位官员有所契悟,便写了一首诗贴在殿前。诗中写道:“大智修行始是禅,禅门宜默不宜喧,万般巧说怎如实,输却禅门总不言。”

  

 

22.

 

高尔泰、浦小雨 绘画   大智化人 新题

  

  有一次,诗人白居易请问惟宽禅师道:

  “身口意如何修行?”

  惟宽禅师:“无上菩提者,被于身为律,说于口为法,行于心为禅。应用者三,其致一也。如江淮河汉,各处异名。名虽不一,水性无二。律即是法,法不离禅,身口意皆不离于心也。云何于中,妄起分别?”

  白居易:“既无分别,何以修心?”

  惟宽禅师:“心本无损伤,云何要修理?要知道,无论是垢是净,一切勿起念!”

  白居易:“不起垢念,当然是应该的,不起净念,怎么可以呢?”

  惟宽禅师:“黄金虽好,但金屑进入眼睛是会致病的。乌云会遮蔽天空,白云同样也会遮蔽天空。”

  白居易:“无修无念,又何异于凡夫?”

  惟宽禅师:“凡夫无明,二乘执着,离此无明和执着的二病,是名真修。真修者,不宜太勤,亦不得忘失。勤者近于执着,忘者即落于无明,此即是心要!”

白居易有悟,后终于成为佛法的践行者。

 

 

23.

 

高尔泰、浦小雨 绘画   大智化人 新题

  

  宋朝时,惟则禅师在浙江天台山修行。 他自己搭建了草庵,以山中野果充饥。一天,一个樵夫路过庵边,见到惟则禅师,好奇地问道:“你在此住多久了?”

  惟则禅师回答道:“大概已易四十寒暑。”

  樵者又问:“你一个人在此修行吗?”

  惟则禅师点头道:“丛林深山,一个人在此都已嫌多,还要多人何为?”

  樵夫:“你没有朋友吗?”

  惟则禅师拍掌作声,只见好多虎豹鸟兽由庵后出来。樵夫大惊,惟则禅师又示意虎豹退回庵后,说道:

  “朋友很多,大地山河,树木花草,虫蛇野兽,都是法侣。”

樵夫非常感动,自愿皈依作为弟子。

 

 

24.

 

高尔泰、浦小雨 绘画   大智化人 新题

  

  清朝时,顺治皇帝特诏迎玉琳国师入宫,请示佛法。顺治皇帝问道:

  “楞严经中,有所谓七处征心,问心在那里?现在请问心在七处?不在七处?”

  玉琳国师答:“觅心了不可得。”

  顺治皇帝:“悟道的人,还有喜怒哀乐否?”

  玉琳国师:“什么叫做喜怒哀乐?”

  顺治皇帝:“山河大地从妄念生,妄念若息,山河大地还有也无?”

  玉琳国师:“如人从梦中醒,梦中之事,是有是无?”

  顺治皇帝:“如何用功?”

  玉琳国师:“端拱无为。”

  顺治皇帝:“如何是大?”

  玉琳国师:“光被四表,格于上下。”

  顺治皇帝:“本来面目如何参?”

  玉琳国师:“如六祖所言,不思善,不思恶,正恁么时,如何是本来面目?”

  后来顺治皇帝逢人便说:“与玉琳国师一席话,真是相见恨晚。”

 

阅读:
录入: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禅画新题》之一(共二辑)
下一篇:千年前的食谱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